业务邮箱
IV3fG95x@googlemail.com
首页 » 排行榜> 正文

蜀青

发布时间:2020-03-23 14:11:24

郭鹏是村中的村老,年轻的时候身强体壮,那时正逢外族蛮子入侵,郭鹏不顾父母反对就去参了军。这一去就是三年,这三年是自大宋皇朝建立起来时间最长的一场战争!耗资之巨,惨烈之夸张!过后有人说这一场战争死了大半个国家的男丁,虽然有些夸张,可见战事惨烈!这一场战争在史书上称为“高阙”,后人们称它为“希望!”当年参加“高阙”的人中也有极少一部分老兵活了下来,所谓老兵就是高阙战役三年都在前线的人!这极少一部分活下来的老兵中只有寥寥数十人没有缺胳膊少腿落下残疾,其中就有郭鹏。除了郭鹏以外,那一个不是身居高位或者是一方大将,再次也是百里挑一的骁勇之辈,要不是郭鹏扎实是立了些军功,都有人怀疑郭鹏在战场上出工不出力。战争结束后,无人不感叹郭鹏的幸运,一身军功还不缺胳膊少腿的,妥妥的是高官厚禄迎娶白富美的节奏,而郭鹏却辞去各种职位回家孝顺父母。估计是许久不见父母确实是想回家孝顺父母,也有可能这粗鄙汉子知道官场不适合他,无数人纷纷在心底猜想。当然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郭鹏如今已经有七十岁了,今天正是他的寿辰。毕竟是参加过“高阙”的人,附近的官员和名士都过来了,就不知道真的是来庆祝老英雄寿辰还是其他原因。要知道现在朝廷里参加“高阙”还活下来的老将军还是有那么几位的。当年活下来的老兵本来就少,这郭鹏不说和那些老将军熟络,至少认识。一些官员在本地也确实做了点败笔的事情出来,就怕郭鹏往朝廷老将军哪里一捅,那么朝廷分分钟就来捏爆他们的卵蛋。就这样,最近几年的这一天,一群来祝寿的和“另一群来祝寿的”都会齐聚在郭鹏的小院里。院子里,九张大圆桌上摆满了佳肴,官员们吃的吃喝得喝。郭平安刚敬完一桌酒,抬头就又看见父亲和知府喝了起来,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悦,郭平安当然知道父亲是为了他,自知没几年活头,尽量为他造些关系。从记事起,父亲就讨厌这些趋炎附势之辈,从开始的不解到后来自己生意越做越好,郭平安才明白了父亲是在做什么,这些官员名士来拜访父亲,父亲何不是也在拜访他们吗?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平安,今天是你爹寿辰,你叹什么气呢?”说话这人叫李四,郭平安也认识,在衙门里算是个不打不小的官,在生意上帮了他不少忙。郭平安挂起了笑脸,“四哥,没事!就是康儿那死崽子也不知道跑哪了,也不来伺候他爷爷,晚上我得狠狠地揍!”李四拍了拍边上的空位,笑着说道:“你是担心你家小崽子在这荒山野岭的出事?要是别家我信,你家崽子鬼机灵呢!”郭平安顺势坐下,“嘿,四哥你可别夸,让他听见,尾巴不得翘上天!”两人抬起酒碗干了半碗,李四低声继续说道:“不过我也纳闷,你在外面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金屋玉床不说,城里的大宅子你买它个七套八套的却是没问题吧,你家老爷子怎么就守着这荒山野岭的不走,不享些清福?”郭平安砸吧砸吧嘴,转头看着远方连绵不断的大山,说出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我爹他喜欢看这山吧,我老是见他盯着这大山看!”郭平安自己也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一直要在这个村子里不走。李四叹了口气,“老人都这样,我爹以前也是待在老家就不走,一直到死,本来还想让他享享福。”说完话转头就看见郭平安脸色怪异得看着他,李四微微一愣,“你瞧,平安我这不是想起我爹么,什么死不死的,你爹得活百十来岁呢!”李四朝着嘴上轻扇了几下,郭平安脸色才微微好转一点。“郭老丈,这杯酒我敬你!”这时穿着白色长袍,一身儒雅气息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抬着酒杯对着郭鹏说道。郭鹏还没有回话,旁边的知府先出了声,“思聪,你怎么也是举人,这样直接喝,怕是有些俗气?”白衣男子听闻,嘴角微微一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总不能白来一趟,现在附近的官员名士大多都来了,不刷刷声望怎么对得起送的那些礼。白衣男子朝着知府拱手一拜,“确实落了俗套!郭老丈,这次来也没带什么太好的祝寿礼物,我就在这里作诗一首!”众人都放下了手中的酒碗,抬头看着白衣男子,白衣男子低头踌躇了两步思索了一会,说道:沧桑变幻人不老,福荫后辈永安康,人间天伦阖家兴,只愿年年摆寿堂。“好!”“不愧是李思聪,李举人!”“……”众人皆是赞不绝口。既然你能刷,我也能!“在下范晓,也愿为老丈献诗一首!”一青色绸袍的男子也不甘示弱地站了起来说道。看这范晓也要献诗,众人也乐意,看着范晓低头思索了起来。这时“啊~!”针落可闻的场景下一声童稚地惨叫声突然从远处传了过来,听到的人心里都是一哆嗦。听到这声音郭鹏和郭平安两人脸色一变,“是康儿!”“是郭老丈孙子!”“这荒山野岭的,是不是熊瞎子?”“嘿!你这乌鸦嘴!”“……”郭平安站起身来,寻觅着声音的方向拔腿就跑。“平安,等等我们啊,要是熊瞎子,你一个人也没有用啊!”“就你乌鸦嘴!”“护卫护卫!快跟上!”“大人!李护卫他们已经去看了!”“大家一起去!”院子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时护卫们也追上了郭平安,安慰道:“郭兄弟别急!要是山里的畜生,我们哥几个绝对给你搞定!”郭平安红着眼睛看了护卫一眼,“要是伤着孩子,怎么办!”说完闷着头往前冲。带头的李护卫一拍脑袋,“尽想着打畜生,倒把孩子忘了!兄弟们,我先走!”只见李护卫瞬间脸色通红,脚底一跺就窜出了几丈远。“这是内功!”“李护卫原来是高手!”“别墨迹了,先去看看。”村里的官员们也顺着声音的方向“跑”到了村口。只见村外有队装备整齐的人马,看样子可是实刀实枪的。顿时就有不少人小腿软了下去,不过看着几十号护卫正和人家“僵持”着,倒不至于害怕地逃跑。知府看了看众人的丑态,摇摇头说道:“那来的山贼,不自量力!大家放心,别被吓到了,我护卫队里的李护卫可是连过内功的高手!”一听有内功高手,众人送了一口气。“知府大人早说嘛!”“是啊是啊,那里来的蠢贼!”“诸位同僚,走,我们去看看是何方宵小!”知府大手一挥。“好!”“何方宵小,本大爷早已饥·渴·难·耐,今天算你们命不好!”待众人走到护卫身后才看清,那队人马前站着一位老丈。老丈身后瘫坐着一男一女,那女的手中好像抱着什么东西。郭平安和他儿子郭康也站在了老丈身后。郭康对着老丈说道,“爷爷,他们好吓人,刚才吓到我了,他们是什么人,是山贼吗?他们刀上的那是血?”老丈微微转头,“他们就是当年战无不胜的黑龙骑!”老丈看着眼前的骑兵们,眼中有疑惑,有不解,有怀念,更多的是愤怒!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百度搜索